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生活 > 旅游
投稿

深度探究!太姥山国兴寺到底建于何时?

2020-02-19 15:42:31 来源:福鼎新闻网 作者:文/白荣敏 图/白荣敏 李步登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

太姥山国兴寺,位于太姥山风景区内,坐落在乌龙岗东麓峡谷一处相对平坦的山坳中。寺名“国兴”或者“兴国”,寄寓着对国家兴盛的宏大祈愿。如今的国兴寺,为上世纪末新建,有大雄宝殿、太姥圣殿、地藏王殿、客堂等,新建殿堂呈线型依山分布,前沿紧挨旧国兴寺遗址。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640.webp (1).jpg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国兴寺遗址2005年被公布为福建省第六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,因考古发掘,目前遗址上旧基裸露,大量建筑构件遗存露天堆放,中殿遗址上七根大石柱岿然矗立、直指云天,令人触目浮想:这样的一座寺院,始建于何时?历史上有过怎样的辉煌?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关于国兴寺的始建时间,由于史料记载不一,如今也没有一个定论,这里试着根据现有史料进行粗浅的分析,意在抛砖引玉,就教于方家。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640.webp (2).jpg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目前可见记载国兴寺的最早史料是林嵩的《太姥山记》。林嵩,福州长溪县赤岸(在今霞浦)人。唐咸通年间,在太姥山麓之灵山建草堂读书。乾符二年(875)进士,授职秘书省正字。广明元年(880),黄巢起义军攻入长安,林嵩束装归里,栖居灵山谷中,纵情山水,期间游览太姥,并作有《太姥山记》。其文曰: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山旧无寺,乾符间,僧师待始筑居于此。……游太姥者,东南入自金峰庵;东入自石龙庵,即叠石庵;又山外小径,自北折而东,亦入自石龙庵;西入自国兴寺,寺西有塔;北入自玉湖庵,庵之东为圆潭庵。国兴寺东有岩洞,奇石万状……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文章说太姥山本来没有寺院,是唐代乾符年间有一个叫师待的僧人开始在山上建寺居住,但没有明指师待所建是哪座寺院。文章紧接着提到金峰庵、石龙庵(叠石庵)、国兴寺、玉湖庵、圆潭庵等多座寺庵,后面还提到白云寺(包括摩尼宫),如果此文为林嵩所作可信,那么林嵩时代太姥山就已经有了这么多座寺庵,国兴寺是其中的一座。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640.webp (3).jpg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我们再来看南宋淳熙《三山志》对国兴寺的记载: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国兴院,望海里,大中祥符四年置。太姥山旧名才山,《力牧录》云:“容成先生尝栖之。”今中峰下有石井、石鼎、石臼存。王烈《蟠桃记》……林嵩《记》云:“先是无寺,乾符间,僧师待始筑居于此,乃图其秀拔二十二峰示林陶。陶因名之……”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《三山志》的体例,“寺观”后附“山川”,所以把太姥山的有关情况放在“国兴院”条下介绍,而且,在太姥山的介绍后面,还附了林嵩《太姥山记》的部分内容,这使人不得不对林嵩《记》中所述“僧师待始筑居于此”的这座寺院与国兴寺有更多的联想。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但是,《三山志》中的这段“国兴院”文字有一个“细节”值得注意:前面说它建于北宋“大中祥符四年”,可是后面所引用的林嵩《太姥山记》一文中,已明确写到了国兴寺。换句话说,既然唐代的文章里已出现“国兴寺”,《三山志》如何又说国兴寺建于北宋“大中祥符四年”?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两种可能,一是林嵩《太姥山志》不是唐人文章,而且是宋大中祥符四年之后所写;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承认林嵩为唐人,《太姥山记》为唐人文章,如果这样,那么,《三山志》说国兴寺建于北宋“大中祥符四年”,就是错误的。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640.webp (4).jpg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清嘉庆《福鼎县志》就明确认为《三山志》的看法是错误的: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国兴寺,在八都。一名兴国寺。《州志》:“在太姥山东。唐乾符四年,僧师待建,今废。石柱、石塔、石池尚存。”《三山志》:“国兴院,宋大中祥符四年置。”误。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这段文字在引用《三山志》并指出其错误之前,引用了《福宁州志》。《州志》一改林嵩《太姥山记》的“含混”,明确指出国兴寺就是唐乾符四年由僧师待所建。笔者查万历四十四年《福宁州志》,文字如下: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国兴寺,在十都,太姥山之东。唐乾符四年,僧师待建。越二年,林嵩始为《山记》。”寺今圮废,而石柱、石塔、石池尚存。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640.webp (5).jpg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无独有偶,清乾隆《福宁府志》的说法基本与《福宁州志》相同。此中有一个信号比较强烈,就是“越二年,林嵩始为《山记》”一句,是为支持国兴寺始建于唐乾符四年这个观点的一个注脚和佐证,编纂者有意在此做了一个强调,它说明,当时《福宁州志》《福宁府志》的编纂者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,而加以辨别后得出了结论。如果这个结论正确,那么我们就可以认为,师待是唐代乾符年间的一位和尚,他最早在此结庐而居,而有了最初的国兴寺。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但是细查林嵩《太姥山记》的不同版本,文字也不尽相同,包括紧接在“山旧无寺”后面“僧师待始筑居于此”的这个时间,谢肇淛《太姥山志》所收林嵩《太姥山记》是“乾符间”(以下简称“乾符版”),而万历四十四年《福宁州志》、清乾隆《福宁府志》和清嘉庆《福鼎县志》所收的林嵩《太姥山记》,均写为“祥符间”(以下简称“祥符版”)。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林嵩为唐代之人,按常识,唐人文章中不可能出现宋代皇帝年号,有人依此认为《太姥山记》是后人的伪作,或这位林嵩不是唐代的那位林嵩,是宋真宗时人,但现存收录或引用这篇文章的史籍并不都是清一色的“祥符版”,而有的就是“乾符版”,如上文所述《三山志》“兴国院”条下的引文和谢肇淛《太姥山志》收录的《太姥山记》。所以,在这种情况下,“祥符版”就显得比较可疑,而“《太姥山记》是后人伪作”和“林嵩是宋真宗时人”的结论也显得逻辑不顺、证据不足,相比之下,“乾符版”的逻辑就较为合理。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640.webp (6).jpg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其实,细读谢肇淛的《太姥山志》,也能感觉谢肇淛本人也是倾向于“乾符版”。他在《太姥山志》的卷上“国兴寺”条中讲的很明确:“在玉湖庵后三里许,唐乾符四年建,今址犹存。”在自己的《游太姥山记》一文中说道:“从间道走国兴寺,寺创于唐乾符,故甚宏丽,今其遗址犹存。”他的《国兴废寺作》一诗也有“绀殿高标半有无,老僧犹自忆乾符”句。而且他在《太姥山志》“卷上”的开头语中也明确写道:“乾符四年,勅建国兴寺于山麓,僧师待居之。”依据以上,可以判断谢肇淛就是认为国兴寺是建于唐乾符年间的。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我想,谢肇淛作为一位专门为太姥山修志的对待学问认真严肃的学者,对于国兴寺始建时间这样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,应该有过审慎的比对和研究,因此,相比其他几本综合性地方史志,笔者更愿意采信他《太姥山志》里的观点和结论。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640.webp (7).jpg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行文到此,细心的读者可能又会发现另外一个“细节”,就是“乾符四年,勅建国兴寺于山麓,僧师待居之”这句话里的“勅建”二字,而且这句话说是勅建国兴寺之后再让僧人师待居住,这与以上几则史料记载的由僧师待自己创建又有不同。回到“勅建”,查清代顾祖禹《读史方舆纪要》,也是明确说:“乾符四年勅建国兴寺于山麓。”乾符为晚唐僖宗年号,唐僖宗有无勅建国兴寺,因为没有更多的史料支撑,暂不宜肯定其确有其事,等待更多的史料发现。但是《太姥山志》“卷上”的这段开头语,倒是说到了唐玄宗朝辛子言与太姥山的一段因缘,其文如下:  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唐玄宗开元十三年,都督辛子言自越泛舟来牧闽,止本州(福宁州,笔者按)海上,梦朱衣玄冠者执圭而前曰:“某神吏也,昧爽,仙姑将之蓬菜,司风雨者先驱以荡鱼鳖之腥。中丞泊舟当路,幸移楫焉。”既觉,亟移舟,果风雨暴至,洪涛驾天。少顷,澄清,云霞绚彩,有鸾鹤笙管之音。子言绘图奏闻,上置图华萼楼,宣示诸王、宰辅,勅有司春秋致祭,仍禁樵采。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以上所载,虽然史上辛子言确有其人,唐玄宗开元初年任福建都督府都督兼知福州,但事件仙梵色彩浓厚,笔者认为把它视为一个美丽的传说较为妥当,有人根据这个故事而臆断国兴寺始建于唐玄宗开元十三年,类于捕风捉影了。退一步说,即便唐玄宗勅有司春秋致祭之事属实,祭的是太姥山,也与国兴寺无涉。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640.webp (8).jpg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综上史料,比对唐玄宗开元十三年(725)、唐僖宗乾符四年(877)和宋真宗大中祥符四年(1011)三个时间,笔者以为,国兴寺始建于唐僖宗乾符四年比较可靠。今人徐晓望先生在《福建文明史》一书中也认为:“《福宁府志》《福鼎县志》所载的林嵩《太姥山记》一文有一个错误:将僧师待倡建国兴寺的时间,误记为祥符年间,因而导致《三山志》也跟着犯了错误,以为国兴院建于宋代的大中祥符四年,实际上,该寺建于晚唐的乾符四年。”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审慎起见,或许我们不必像徐晓望先生这样在肯定“乾符版”的同时完全否定“祥符版”,结合国兴寺遗址考古目前只发掘到宋代遗址和遗物的情况,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,它们之间并不存在非此即彼的矛盾,即:国兴寺有可能始建于唐乾符间(初建寺院比较简陋甚或就是结茅而居),而中兴或重建于宋大中祥符间。4q8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文章来源:福鼎新闻网 责任编辑:
版权声明:
?凡注明来源为“福鼎新闻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福鼎新闻网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?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新闻热线:0593-7856234 技术服务:0593-7998976 网上投稿
关于本站 | 广告服务 | 免责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联系我们
福鼎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8-2017
时时彩宝典苹果官方版 福彩双色球开奖时间 北京快3助手3d图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一比分网 吉林快3来彩彩票 1分11选5单双 五分快三开奖结果预算 江西11选5任选走势图 体彩6+1 山东11选5任选走 贵州十一选五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女皇之心 陕西快乐十分看号技 3d开奖结果双色球 吉林快三赢彩专家公式 德国pk拾赛车走势图